您的位置: 首页>>媒体中心>>媒体动态

媒体动态

金种子酒还能否“破土而出”?

图片


1月30日,金种子酒(SH600199)披露了2022年业绩预告。预告显示,2022年金种子酒预计亏损1.75亿元至1.95亿元间,相比2021年亏损的1.66亿元,亏损进一步扩大。

对于亏损原因,金种子酒在预告中表示:“报告期,公司启动了组织、品牌、产品等业务的重塑工作,市场处于适应调整期。”

那么,在徽酒竞争愈发激烈的环境下,金种子酒还有无出头之日?


01.金种子酒陷入连年亏损泥淖


酒食新消费翻看金种子酒多年财报发现,金种子酒最近几年经营业绩一直处于下行通道。2014年至2019年(剔除2018年),金种子酒营业总收入由20.75亿元下滑至9.14亿元,比2018年同期下降30.46%,失守10亿元关口;净利润上,也从8856万元一路下滑至亏损2.04亿元,比2018年同期下降300.71%。

而就算是盈利的2018年,其利润大幅增长的主要原因,还是原麻纺老厂区土地及附属物被政府作为棚户区改造进行征收补偿产生的收益。

而在2020年-2022年,金种子酒虽在2020实现扭亏为盈,但2021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又亏损约1.66亿元。为此,上交所曾向金种子酒下发了监管工作函,对于金种子酒主营业务可持续性经营能力是否存在重大不确定性等方面提出疑问。而2022年,根据其业绩预告来看,亏损则进一步扩大。


图片

02.华润入局能否助力金种子酒“破土而出”?

目前来看,与徽酒其他三家上市公司相比,金种子酒面临的发展形势较为严峻。据相关数据显示,截至2022第三季度末,古井贡酒、迎驾贡酒、口子窖去年前三季度分别实现营收127.6亿元、38.92亿元、37.62亿元,而金种子则为8.15亿元,净利润上,金种子则亏损1.36亿元,为“徽酒四杰”中的唯一亏损企业,显然金种子酒已经掉队了。

对此,金种子酒显然有着清晰的认知,金种子酒曾在回复上述监管工作函时提到,受消费升级影响,市场对百元价位以上产品需求呈现增长,低端产品市场需求受到冲击不断下降,而公司生产的酒类主要为中低端产品。同时,中高端产品推进缓慢,未能大规模占领市场,中低端产品受竞品挤压明显。

白酒营销专家肖竹青告诉酒食新消费,安徽省内白酒市场竞争愈发激烈,当前整个金种子酒面临两大经营压力,一个是毛、五、洋、泸、汾一线名酒渠道下沉,对区域名酒带来的市场挤压;第二个是酱香型白酒对浓香型和清香型白酒市场造成挤压。

尽管面临较强的市场竞争压力,金种子酒或将迎来新的发展转机。


图片

2022年2月初,金种子酒向行业扔下了一颗重磅“炸弹”:金种子酒控股股东金种子集团的唯一股东阜阳投发,将其持有的金种子集团49%股权,转让给华润战略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润战投),并于当年6月24日完成49%股权转让相关事项审批以及工商变更登记手续。2022年11月,三位华润系高管接管了金种子酒总经理、副总经理、财务总监的职位。

对此,肖竹青对酒食新消费表示,未来金种子酒的发展还是充满想象空间,一方面是华润集团拥有庞大的销售体系,能够帮助金种子酒实现全国化;第二是华润集团在啤酒领域拥有着快速销售的经验,这个对于金种子酒在口粮酒领域做大做强,非常有价值。

对于当前金种子酒业绩的低迷,肖竹青表示,华润重组金种子酒以后,金种子酒正在进行组织架构和产品结构方面的规划,但是因为时间很短,目前还没有见效。

金种子酒总经理何秀侠也在去年11月举办的“雪花生态伙伴周的啤酒新世界论坛”上提出,要把关注点、精力、功夫放在当下的业务设计和队伍的行为管理上,才能在三个月、半年甚至一年后收获“份额、销量、利润”结果。

因此,金种子酒能否顺利翻身,还需要时间和市场的检验。